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天還沒亮就得起來化妝,為了當一個最美的新娘,讓自己的這一刻稱為自己人生中最美最幸福的一刻,每一個人女人都很不容易。

   莫芊芊是要時時陪著蘇淺淺的,而且因為蘇淺淺現在是個孕婦,她還需要特別的注意。但是早起這一點,她們無論如何是不能避免的。

   蘇淺淺是在她和墨臻和的公寓裡出嫁的,正好林媛這段時間也住在這裡,他們就直接訂了在這裡出嫁了。出嫁的前一晚上,蘇淺淺、林媛還有莫芊芊,她們三個人住在這裡。身邊同時有自己的媽媽和最好的朋友,蘇淺淺是懷揣著幸福睡著的,那一晚,是她二十年後,再一次睡在媽媽的懷裡。而在夢裡,她夢到了只能在第二天一早才能到達S市的爸爸。

   蘇淺淺在化妝的時候就一直在打瞌睡,雖然她昨天很早就睡了,可是還是架不住早起,特別是她現在本來就是覺多的時候,一天4個小時,她可以直接睡0個小時。

   莫芊芊看著她一點一點點著下巴打瞌睡的樣子,也很心疼,所以也不忍心去叫醒她,最後干脆就讓化妝師托著她的下巴,慢慢地開始化。莫芊芊自己也是要化妝的,而且她因為一心想著就要見到沈宣和的爸爸了,所以晚上根本沒睡好,現在也是哈欠連天,黑眼圈都出來了。

   “新娘子結婚,伴娘也這麼激動的嗎?”給她化妝的化妝師看著她臉上的黑眼圈打趣道。

   “我這是突然聯想到了我以後要是結婚怎麼辦,所以把自己嚇得睡不著了。”莫芊芊盡量挑著輕松的話題和化妝師嘮嗑兒,以此來緩解她心中的不安。

   明明是蘇淺淺結婚,她卻表現得比蘇淺淺還要緊張,莫芊芊現在指望時間能慢一點慢一點再慢一點,好讓她晚一點上斷頭台。

   化妝的間隙,蘇淺淺和莫芊芊一人吃了一碗湯圓做早點,早上八點鐘的時候,門外准時響起了敲門聲。

   莫芊芊一直以為,因為墨家的家風的關系,或者是為了顧及到蘇淺淺懷孕的身體,這次的婚禮應該都是簡單簡單再簡單的。結果婚禮確實是很簡單,但那是指針對新娘子來說,並不包括她這個伴娘,特別是當她還是唯一的伴娘時。

   接親的時候還是鬧哄哄的,因為有墨天驕和墨天賜在,年輕人總是更玩得開,不過幸好墨臻和的伴郎時沈宣和,這讓莫芊芊少了些許尷尬,只需要拿著墨天驕偷偷塞給她的小紙條,照著上面的內容來為難墨臻和就好了。

   莫芊芊拿著拿張被硬塞過來的小紙條時,她的手都是顫抖的,如果她真的照著小紙條上面寫的做了,墨臻和以後會不會想要殺了她?可是她也明白這些人想要整一整墨臻和的決心,因為可能這輩子,也就只有這一次了。

   莫芊芊索性眼一閉心一橫,豁出去了。

   在一旁看著他們鬧墨臻和,自己也在一旁笑得前俯後仰的時候,沈宣和找了個機會走到她身邊來,說了一句:“如果以後臻和要報復,我在前面擋著。”

   莫芊芊看著說這句話的沈宣和,笑得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裡面盛滿了星輝。

   接親之後就是儀式,坐在車裡前往酒店的路上,莫芊芊偷偷打了個盹兒,但是她不敢真睡,怕把臉上的妝弄花了。

   蘇維鈞是在蘇淺淺換完衣服補妝的時候進來的,蘇淺淺一看到他,眼淚就要往下掉,急得化妝師趕緊扯了一片化妝綿給她接住,嘴裡還在不停地念叨:“別哭別哭別哭!眼淚千萬別掉千萬別掉!”

   此時蘇淺淺身上穿著的,就是那件白色上面繡滿了雪花的婚紗,蘇淺淺穿上它,美得就像是仙女下凡一樣。可是這麼美的女兒,一年前就已經是別人的啦,而且再過幾個月就要做媽媽了。一想到待會兒自己就要挽著蘇淺淺走上紅地毯,蘇維鈞也覺得自己的眼睛酸酸的,鬧得林媛一個人還得安慰他們父女倆。

   趁著他們一家人小聚的時刻,莫芊芊偷偷從化妝師溜出來,她准備去找沈宣和,待會兒就要入禮堂了,沈玄青那時候肯定是坐在首排的,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怎樣的見面才是最合適的,所以想找到沈宣和,問一問他的意見。

   酒店的房間太多了,莫芊芊一件件看過去,都沒有找到門上寫著新郎休息室的房間,而且蘇淺淺告訴過她,這家酒店今天就只承辦他們這一場婚禮,所以它應該不太可能走錯地方才對。

   鐘槿嶸石碑許寧鬧得頭疼了,才會想到這邊來躲個清淨的,沒想到那麼湊巧的,就遇到了莫芊芊。

   莫芊芊也一眼就看到了鐘槿嶸,她再一次見到這個人,突然就覺得時間過的真快,時間的力量也真的很強大,她看著那張自己曾經熟悉的臉,竟然有點想不起來自己曾經和他發生過的那些過往點滴。

   她都要忘了這個人的存在了。

   “好久不見。”鐘槿嶸主動跟她打招呼。

   “好久不見。”莫芊芊也微笑著說。

   他們還能彼此點頭寒暄,也算是不錯了,至少沒有鬧到最後見到對方就覺得煩的境地,比如蘇淺淺和墨天佑。

   “你今天很漂亮。”鐘槿嶸看著一身盛裝的莫芊芊,贊美道。比她上一次在墨天佑的婚禮上,還要漂亮。

   “謝謝。”莫芊芊也突然想起來,她和鐘槿嶸的第一次見面,似乎也是在這樣的婚禮上,那時候她也是伴娘,而對面的那個人是伴郎。

   “你是在找什麼?”鐘槿嶸問。

   “新郎的休息室,是在這邊嗎?”莫芊芊有些不確定。

   “直走到盡頭就是了。”鐘槿嶸說。

   “謝謝。”莫芊芊道了謝,然後朝著前方,和鐘槿嶸擦身而過。

   她的頭發長長了。在莫芊芊擦身而過時,鐘槿嶸突然注意到。他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過任何關於莫芊芊的事了,畢竟他們相識的時間那麼短,相處的時間也那麼短。直到今天,在這相似的情景中再一次遇到她,鐘槿嶸才察覺,自己的心,竟然是在痛的。

   他的心在惋惜,他的心在不舍,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

   走廊的盡頭裡,莫芊芊敲開那扇門,沈宣和的臉從從門裡露出來,發現來人是莫芊芊,他站在門口,伸手將莫芊芊攬到自己跟前,然後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個吻。

   蘇淺淺站在禮堂的門口,她一直在不停地深呼吸,明明一開始一點也不緊張的,可是當她真的站在了這裡,卻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平靜,就連站在她身旁挽著她的蘇維鈞,也跟它一樣的緊張。

   “蘇淺淺,你們都老夫老妻了,沒什麼可緊張的。”她握緊拳頭,悄悄地給自己打氣。

   “要開了門了哦。”莫芊芊在一旁提醒她。

   蘇淺淺轉頭和蘇維鈞對視一眼,兩個人相互會心一笑。這一段紅毯,就是一個男人與另一個男人的交接儀式,過了今天,他就要把他最寶貝的女兒,教導另一個男人手裡了。

   “爸爸,我很幸福。”在踏上紅毯前,蘇淺淺在蘇維鈞的耳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