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國內的空氣真是越來越差了。”

蘇銳站在機場的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首都的空氣,言語之中雖然在鄙視,但是臉上卻露出了似是緬懷似是滿足的笑容。

已經很久沒有回到華夏了,乍一回來,就連這帶著淡淡霧霾的空氣都讓人感覺到無比的親切。

他很想扯著嗓子喊一聲“我回來了”,不過礙於周圍的人太多了,蘇銳可不想被人當成傻子看待,還是忍住了發泄一下的想法。

“這次回來,就不著急走了吧?少說也得待上一兩個月,是不是?”蘇銳對著空氣問了一句,但是卻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這才剛到五月中旬,天氣就已經熱了起來,美女們迫不及待的開始換上了她們早就已經准備好的夏裝,尤其是旅客流量極大的寧海機場,又美又白的大腿已經開始晃人眼睛。

蘇銳穿著一件紅色的格子襯衫,襯衫下擺扎在合體的休閑褲中,顯出挺拔的身材。他的右手拎著一個看起來質地極為不錯的銀色手提箱,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

可是,與這副打扮不同的是,他正一屁股坐在機場出口的台階上,一邊喝著礦泉水,一邊笑眯眯的打量著來來往往的美女們。反正這晃眼的大腿也不要錢,不看白不看。

在西方待的太久了,整個人都陰暗了不少,如今重回國內,自然需要好好的放松一下,調整調整心情。

蘇銳完全不顧形像的坐在台階上,一邊看著美女,一邊掏出手機,撥了一個看起來很奇怪的號碼——因為這號碼足足有二十位數字!

“喂,我已經到了寧海,你還不把這次任務的具體內容告訴我麼?”蘇銳很不滿地說道,憑借現在的身份,已經很少有人能夠請得動他了,如果不是因為曾經許了電話那端的男人一個承諾,說只要對方遇到困難,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出手相幫,否則蘇銳才不會萬裡迢迢的從西方回到華夏。

而最讓人心裡不平衡的是,這次任務——居然是免費的。

“我果然沒看錯,你真的回來了,你沒變,還是當初的那個蘇銳……”電話那端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

“少他媽的在這裡煽情,老子和你們一點關系都沒有,讓老子免費動手,這還是第一次!我告訴你,幫完這次忙,絕對不會有下次了!”蘇銳把嘴裡的口香糖惡狠狠地吐到了垃圾桶裡,看起來有些不耐煩:“快說,到底什麼事!”

旁邊路過的一個機場安保直接看呆了,因為蘇銳這一下,雖然把口香糖精准無誤地吐到了垃圾桶中,但那卻是馬路對面的垃圾桶,中間還隔著十來米的距離!

“我只要你幫我為一個人解決一些麻煩。”

“幫人解決麻煩?誰?”蘇銳撮起嘴唇,對著身邊經過的美女拉了一個口哨,只要視線裡出現美女,他的情緒總是恢復的很快。

蘇銳在問話的時候,只是把重點放在幫助對像上,卻忽略了對方所說的“一些麻煩”。

“必康藥業集團董事長林福章,不,更確切的說,是林福章的獨生女,林傲雪。”

“為什麼幫助她,給個理由,我甚至都不知道她長什麼樣。”

“林傲雪是首都大學高分子專業和管理科學專業雙料碩士畢業,目前任必康集團執行總裁兼研發部總監,兩個月之前在權威科學雜志《自然》上發表一篇論文,引起國內外轟動。”

“還是個學霸啊,她發表的什麼論文?”蘇銳挑了挑眉。

“利用高分子手段在微觀上合成三矬氨侖。”

“三矬氨侖?我知道,這是精神病藥品的主要成分,很貴。”

對面的男聲更加低沉:“可是你不知道,林傲雪也不知道,這種三矬氨侖只要再進行一次簡單的化學合成,就構成了‘X-one’的主要原料。”

“X-one?”蘇銳的眉頭皺起:“是那種風靡歐美的新型毒品?”

“不錯!林傲雪的這種合成方法,比歐美現有的提煉方法更加的簡潔,成本低了五倍不止!無論是國際藥企還是地下毒梟,都把林傲雪的專利權當成了志在必得的東西!”

“林福章也意識到這篇論文的發表給他女兒的人身安全帶來了極大的隱患,這才找到我幫忙,我和他當年有過命的交情……”

“也就是說,西方黑暗世界盯上了這東西?”

蘇銳聲音低沉的問了一句,把“西方黑暗世界”這六個字咬的很重!

因為,他剛剛從那裡回來!

“也可以這樣認為,我知道,你對他們比較熟悉……”

“好吧,別廢話了,我還有一個問題。”蘇銳的眉頭挑了挑:“這次任務的期限是多久?一個月?還是兩個月?你要知道,我在國外很忙的。”

電話那端的男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個……暫時還不知道期限。”

“為什麼這個消息現在才告訴我?”

“我怕早告訴你,你就不來了。”

“混蛋,老子徹底被你坑了!”蘇銳一聽沒有期限,直接把電話掛掉!國外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這邊居然說任務沒有期限!

蘇銳越想越生氣,這個叫林傲雪的女人,沒事發表什麼勞什子論文,給自己惹了那麼大的麻煩還不自知!西方黑暗世界,那是開玩笑的嗎?

他坐在台階上,一甩膝蓋,想要把礦泉水瓶踢到馬路對面的垃圾桶裡。

可是,這礦泉水瓶並沒有如願飛到垃圾桶中,反而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拋物線,擊中了一名美女的側臀!

這美女看起來也就是二十幾歲的樣子,個子高挑,肌膚雪白,穿著一身波西米亞長裙,胸前的高聳極為吸引眼球,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體驗一下那顫顫巍巍的手感。比她的身材更亮眼的是她的容貌,幾乎美的無懈可擊,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精致到了極點。

她走在機場前的路上,幾乎集合了前後左右所有的目光,很是驚艷。

被礦泉水瓶擊中之後,這名美女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捂了一下側臀,然後冷冷的看了蘇銳一眼。

蘇銳這一腳可不算輕,估摸著被擊中的地方應該已經出現了紅腫。

他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愣了一下。

當然,這愣神的主要原因,還是由於這個姑娘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一身冰山氣質極為的特別,即便此時冷冷盯著人看,都會讓人難以挪開目光。

被美女這樣怒目而視,蘇銳愣神之後,笑眯眯的擺了擺手,完全沒有任何道歉的覺悟:“嗨,美女,你我相見即是有緣,我略懂占蔔,觀你印堂發黑頭頂胸罩,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聽我解釋一下。”

聞言,美女松開捂住側臀的手,冷冰冰的問道:“你說誰頭頂凶兆?”

正常人聽蘇銳這話,都以為是在咒自己,就算脾氣再好也會不高興,更何況還是被踢了一腳的前提下,可是這冰美人又怎麼會知道,蘇銳的話語裡包含了另外一層意思,音同意不同,華夏語言就是博大精深。

蘇銳的眼光從美女的胸前掃過:“當然是你啊,咱們相逢即是有緣,這一個礦泉水瓶,就是你我之間的紅線。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坐坐聊聊天?我給你算算如何解除胸罩,不,凶兆……”

美女的目光愈發冰冷。

蘇銳嘿嘿一笑:“就算不聊天也行,咱們互留個通訊方式吧。”

他踢傷了自己,還敢要聯系方式?這位美女對不要臉的蘇銳已經忍無可忍了:“如果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讓人把你丟到寧江裡喂魚!”

美女冷冰冰地警告道,殊不知她這樣的面無表情落在蘇銳的眼中更是別具一番風情。

“辣妹子啊,我更喜歡了!”對於美女的警告,蘇銳笑眯眯的,絲毫不以為意,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自己只不過是多說了幾句話,又不是犯了什麼了不得的大錯。

蘇銳剛說完,就感覺到臉上傳來了一陣冰涼,原來那冰山美女已經擰開手中的礦泉水瓶,將剩下的水盡數甩到了蘇銳的身上,然後轉身就走!

“真是太過分了!”蘇銳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擦了擦濕漉漉的頭發,對著美女的背影憤憤不平的說道:

“不就是腿長了一點,胸部大了一點,長得漂亮了一點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這樣就可以隨便用水潑人嗎?有本事你再來潑一次,我保證不把你的裙子拽掉……”蘇銳**的坐在台階上碎碎念,看起來怨念無限。

冰山美女顯然聽到了蘇銳那不大悅耳的話,腳步停頓了一下,便繼續向前走去。

在機場的出口,已經有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正等著她,一見到美女過來,兩名身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看起來是保鏢模樣的男人連忙拉開車門,恭恭敬敬的把這位冰山美女請進去。

“哎呦,看起來是富豪人家的大小姐嘛,勞斯萊斯幻影,最少也得值七百多萬。”蘇銳砸吧著嘴從地上站起身來,哪裡還有半點怨念的模樣。

“閑著沒事調戲調戲姑娘,貌似這接下來的生活也挺不錯的。”蘇銳笑眯眯的,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鑽進去說道:“師傅,去必康藥業。”

“小伙子,看你像是個海歸模樣,去必康集團工作嗎?那可是寧海有名的大企業啊,據說保安一個月的工資都能拿到八千多。”無論是在華夏的任何一個地方,出租車司機都是最能侃的行業,沒有之一。

“那麼高?”蘇銳有些難以置信。

“那是當然了,據說保安都是千挑萬選,而且要有功夫底子,你以為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進必康藥業集團工作嗎?”出租車司機一提起必康,感覺很是驕傲,畢竟是寧海本土崛起的藥企大鱷,本地人都很自豪。

“我想,我應該是去應聘的吧。”蘇銳思考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應聘就是應聘,什麼叫應該是去應聘?連這點底氣和自信都沒有,怎麼能進必康集團?”出租車司機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蘇銳笑了笑,絲毫不以為意,也不再說話,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往事。

車子在必康廣場前停下,蘇銳走下車,看著那高聳入雲的必康總部大廈和寬廣的樓前廣場,不禁感慨了一句:“真是狗大戶啊!”

說罷,他便邁步走進大廈中。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由於沒有工作證,蘇銳一進大廳就被兩個前台小姐攔了下來。

蘇銳氣呼呼地說道:“我找林福章。”

“林福章?這名字好熟悉啊。”一個前台小姐暈暈乎乎的說道,還沒有反應過來。

“林福章是我們的董事長!”另一個前台驚呼道。

也難怪,對於必康藥業這種超大型藥企,董事長都是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這些普通的工作人員自然是難得一見的。

“我找的就是你們的董事長!”

“請問先生您貴姓?”

“我姓蘇。”面對兩個長相甜美的姑娘,蘇銳自然不好再繼續發泄不滿。

前台迅速的翻看著董事長的行程安排,但是卻沒發現一個姓蘇的先生有預約。

“先生,對不起,董事長今天的行程已經安排滿了,並沒有您的預約,您不能進去。”兩個前台小姐看到蘇銳氣勢洶洶的過來,還以為他跟董事長是舊相識呢,沒想到根本沒有預約,顯然是騙人的。

“哎喲,真是新鮮了,找我來幫他解決問題,卻連大門都不讓我進去。”蘇銳冷笑了一下,然後對前台小姐說:“你們最好給林福章打個電話,讓他親自來接我,否則三矬氨侖的事情我就不准備幫忙了。”

“三矬氨侖是什麼?”兩個前台小姐對視了一下,顯然聽不明白蘇銳的話,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實在沒有權限直接給董事長彙報,您還是離開吧。”

“算了,你們不打電話也行,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是你們董事長欽點的女婿,你們不讓我上去,有考慮過後果嗎?”蘇銳還不知道那個林傲雪是美是醜呢,為了幫這個忙,他真是豁出去了。

“董事長的女婿?也就是總裁的男朋友……這……這怎麼可能?”兩個前台小姑娘明顯沒見過什麼世面,三下兩下就被蘇銳給唬住了。

要知道,林傲雪可是號稱寧海商界第一美女,不知道有多少黃金單身漢想要娶到這個絕世美女,成為必康集團的乘龍快婿,一到情人節七夕什麼的,她收到的鮮花都得用卡車來裝!但是林傲雪一心撲在企業上,對人對事都冷冰冰的,根本沒有心思搞個人感情!

“怎麼不可能啊,我跟林傲雪在暗地裡好了很多年了!”蘇銳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時候,從大廳的門口傳來了一句冰冷之極的話語。

“你說誰跟你好了很多年?”

聽到這聲音,兩名前台小妹立即噤若寒蟬,蘇銳感覺到聲音有些熟悉,連忙轉過臉,卻發現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自己說人家“頭頂凶兆”的美女。

這美女站在這裡,好似整個大廳都因為她的容顏而明亮了幾分。

這也太巧了吧!

蘇銳想了想之前被灑了一頭一臉的礦泉水,根本沒有任何欣賞美女的心情,氣衝衝的走上前,看著那冰山美人:“喂,死三八,我跟誰好了很多年管你屁事?我看你這樣,印堂發黑不祥之兆,長得再漂亮也沒有男人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