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鮮於皇都是一臉驚容之色,真把這個女人得罪死了,後果那是很可怕的,此人到底是有恃無恐?還是囂張狂妄?

“女人,我勸你嘴巴最好放干淨點,不然我不介意抽你!”陳玄臉色冷漠,對於這個霸道專橫的女人,他著實失去了耐心,拍賣會而已,本就價高者得,可是這女人一直以勢壓人,可謂是霸道至極。

聞言,拍賣會場內的修行者面面相覷,抽高氏皇族公主,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鮮於皇嘴角一抽,因為這種事情即便他想做,也得考慮一下這麼做的後果,而且還不敢明目張膽。

而此人……簡直太囂張了!

不過這種囂張鮮於皇喜歡,在場的修行者同樣也喜歡。

畢竟在場的所有人早就看不慣霸道專橫的高薔了。

“你……”高薔滿臉不可思議,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該死的蠢貨居然想動手打自己?他憑什麼?有這個資格?

“哼,年輕人,我勸你慎言,須知禍從口出。”高薔身邊的強者臉色同樣很難看,如此囂張,簡直是沒有把他高氏皇族放在眼中。

更重要的是如此囂張的人還是一個天命十一階的修行者,此事如果傳出去,他高氏皇族的臉面往哪放?

聞言,陳玄一臉冷漠的說道;“我不想惹麻煩,但是也不會怕了麻煩,這裡是拍賣會,可不是她的一言堂,如果只有仗勢欺人的本事,盡管放馬過來便是。”

“哼,好……”高氏皇族的強者冰冷道;“小子,你很不錯,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吧,這顆元魄丹我們出價六十億,有本事你就繼續跟下去。”

“六十一億!”陳玄直接加價。

高氏皇族的強者和高薔殺意森然,直接提高了價格;“六十五億!”

“六十六億!”陳玄繼續加價。

“七十億!”高薔面容陰森,恨不得把陳玄身上的肉一塊塊的割下來。

“七十一億!”陳玄還在加價。

“七十五億!”高薔依舊堅持著。

“七十六億!”陳玄一臉淡漠。

見到這龍爭虎鬥的一幕,拍賣會場內的氣氛都變得無比緊張,所有人都在盯著陳玄和高薔,現場那緊張的火藥味,也讓得所有人都知道陳玄已經把高氏皇族給得罪死了。

現在還只是過程,一旦陳玄離開拍賣行,等待他的絕對是高氏皇族最瘋狂的報復!

只是,陳玄這強大的魄力,也是讓得在場之人都佩服不已。

“八十億!”高薔臉色鐵青,再次提升了價格。

陳玄皺了皺眉頭,說道;“八十一億!”

聽到這個天文數字,別說在場的修行者被鎮住了,哪怕是鮮於皇也是一臉吃驚,在他想來這顆元魄丹最多能夠拍賣出七十五億的天價。

超過八十億,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聞言,高薔還准備繼續提高價格,只見其身邊那名高氏皇族的強者朝著她搖了搖頭,然後他一臉冷笑的看著陳玄說道;“小子,既然你一心想得到這顆元魄丹,那麼我高氏皇族就讓給你了,只不過這八十一億的價格,你應該很心疼吧?”

聽見這話,高薔也是一臉冷笑的看著陳玄,說道;“蠢貨,這顆元魄丹可不值這個價,被人擺一道的滋味如何?”

陳玄滿臉冷漠的看了他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見此,鮮於皇咳嗽了一聲,像征性的問道;“這位兄台出價八十一億星元石,不知道還有誰要加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