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甲,歸來!”

葉辰一邊艱難躲避著周武煌的劍,一邊在心中瘋狂召喚輪回神甲歸來。

周武煌身上的神甲,本來就是屬於輪回一道的東西,他只是僭越竊取,葉辰才是真正的主人。

在葉辰瘋狂召喚之下,那副神甲哢嚓嚓響動,隱隱與葉辰建立共鳴,似乎真的要聽他召喚,回到他手中。

但是,周武煌意志太猛烈了,完全壓制了這股共鳴。

他霸占著神甲,神甲有靈,雖有歸來之意,但也無法擺脫他的掌控。

“怎麼,你又想偷我的東西?這副神甲已經是我的法寶,你還想竊取?”

“踏天魔虎,顯化!”

周武煌目光凌厲,覺察到葉辰的召喚,不屑冷笑,猛然一捏手訣,從那神甲之中,噴薄出滾滾魔氣,化出了一頭驚天魔虎的身影。

那是踏天魔虎,一種古老的異獸。

原來周武煌在神甲之中,灌注了踏天魔虎的獸魂。

如此一來,神甲上的輪回法則,就會被獸魂壓制,他可以更好的掌控。

神甲魔虎顯化,周武煌勢如奔雷,身軀暴衝帶著滾滾魔氣與殺氣,迎面向著葉辰狂飆而來。

周武煌心想著,面對他這般凶猛的衝擊,葉辰已無法躲避,要麼與他硬碰硬,雞蛋碰石頭,要麼被他逼下擂台,他已經是穩操勝券。

然而,葉辰看著周武煌狂衝而來的身影,目光卻是一亮。

“這神甲之中,他居然灌注了獸魂,真是天助我也。”

“馴獸八字訣,召字訣,聽我召喚,速速歸來!”

葉辰口中連連吟唱,手指捏訣,使出了馴獸八字訣的妙法。

馴獸八字訣,便是:天、地、威、友、食、滅、養、召,每一個字都是博大精深,變化無窮。

其中,召字訣有兩個妙用,一是可以貫穿古今未來,從歲月長河之中,召喚出強大的凶獸,化作己用。

二是可以強行感召敵人的寵獸,讓敵人的寵獸,化成自己的寵物。

這一刻葉辰施展召字訣,正是要感召那踏天魔虎的獸魂,要讓它配合,將輪回神甲帶回來。

隨著葉辰馴獸八字訣發出,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周武煌身上,那顯化而出的魔虎戰魂,低沉吼叫一聲,竟是不再攻擊葉辰,所有魔氣都收斂了回去。

周武煌的氣勢,一下子就變得衰弱。

“怎麼回事?”

周武煌愣了一下,而後,便是感到身上的神甲,不受控制的脫體飛出。

一塊塊金色甲片,嘩啦啦的從他身上脫落下去,化作一道道流光,急速飛到葉辰身上,哢嚓嚓作響,諸多甲片又重新拼合成一套沉重的甲胄,金光璀璨,符文交織,透出古老端凝的氣勢。

剛剛還是屬於周武煌的輪回神甲,一下子就飛回到葉辰身上。

葉辰渾身覆蓋著輪回神甲,霎時間戰氣狂飆,輪回氣驚天,一陣震天虎吼響起,那踏天魔虎的虛影,緩緩從輪回神甲上浮現而出,眼眸帶著凶光,虎視眈眈的盯著周武煌。

周武煌頭皮發麻,一時間不明所以,整個人都懵了。

全場觀者也是嘩然,這一幕突起變故,誰也沒想到葉辰在呼吸之間,居然奪取了周武煌的戰甲。

“呵呵,我輪回一道的神物,你也敢霸占?”

葉辰笑了起來,此時有了輪回神甲加持,他和周武煌的戰鬥力差距,一下子縮小。

“該死!伱這個小偷把老祖的神物還給我!”

周武煌大怒,使了個天地法相的神通,身軀一晃,背後就顯化出萬丈高的巍峨法相,一掌遮天,向著葉辰拍落下去。

葉辰此時有了輪回神甲加持,絲毫不懼,晃了晃身,也是使了個天地法相,變化出滔天的身影,身披金甲,如古老的戰神,甲胄上魔虎咆哮,十分壯觀。

葉辰右手黃金龍爪,左手魔虎獸魂,龍虎出擊,霸道不可一世,狠狠與周武煌手掌相撞。

“噗嗤!”

周武煌受到重擊,當場吐血,天地法相潰散。

“武煌!”

天墟神殿陣營之中,周牧神見到周武煌受傷,臉色頓時無比陰沉,目光死死盯著葉辰,心想:

“我降服鎮壓的神物,所有輪回法則,都用獸魂精氣洗過,他是怎麼奪取回去的?”

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葉辰掌握著馴獸八字訣,馴服了神甲內的獸魂,再配合輪回的感召,成功將這套神甲,搶了回來。

全場的觀眾們,見到周武煌受傷,也是無比震撼,誰也沒想到,葉辰這麼快就逆轉了局面。

“周武煌看來你所謂的天源境,也不過如此!”

葉辰目光冷厲,身著輪回神甲,頭頂出蒼天羽冠,一拳轟殺而出,泰坦星鬥拳爆發,滔天星芒炸裂,泰坦巨神的身影隱隱浮現。

他只想一拳轟殺周武煌,直接拿下冠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