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件硬物狠狠砸到了張長安的頭上。

“先顧好你自己吧!家都沒了,活下去都成問題,就別說這樣的大話了!”

“還有你張家什麼祖傳古玉,就一塊破石頭,現在還給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蘇映雪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

接著,她把張長安當寶一樣的婚約撕得粉碎,丟在了張長安身上。

紙屑伴隨著李駿丟出的幾張鈔票,宛如深秋的落葉般,在張長安身邊飄零。

咚!

蘇家的大門重重地關上。

張長安遍體鱗傷,意識模糊中,抓起那塊古玉,狠狠攅在掌心。

堅硬的玉佩竟然被他硬生生捏碎了!

尖銳的棱角劃破了掌心,鮮血直流。

突然,金光一閃!

張長安只覺得手掌心中竄出一股炙熱。

唰!

金光化為一道金線,直貫眉心,轉瞬不見。

Advertising

這時,腦海中一個蒼老浩渺的聲音響起:

“洪荒古玉,共有八份!”

“激活一塊古玉,可獲得醫聖傳承,絕世醫術!”

“激活兩塊古玉,可獲得無上武道功法,天下無敵!”

“激活三塊古玉,可獲得鬼谷風水相術!”

“激活四塊古玉,可獲得苗疆蠱術!”

“......”

“激活八塊古玉,可開啟天眼,通古今,知未來,洞悉千裡之外任何信息!!”

於此同時,無數醫學典籍與藥理知識湧入張長安腦海,他的大腦受到如此浩渺信息的衝擊,一下子暈死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他重新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周圍一片雪白,仔細一看,卻是醫院病房。

“我明明記得是在蘇家大門口前暈倒的,怎麼會到了這裡來了呢?”

他下意識的握緊拳頭。

卻發現手中的古玉,連渣兒都消失得干干淨淨,只剩下一根紅繩。

剛才被李駿那個王八蛋狠狠打了一頓,全身腫痛,可是現在,痛疼感已經不見。

身體的狀態,比一個月前的任何時候還要好。

Advertising

看來剛才發生的一切是真的,他的血液激活了他家祖傳那塊古玉,獲得了洪荒古玉中的醫聖傳承!

而且,自己的腦海中,還多了一個地址!

根據古玉中的傳承所說,這應該是離他最近的另一塊古玉的位置!

“那麼,只要找到八塊古玉,開啟天眼,就能找到我父母了!”

一時間,張長安全身充滿了鬥志和希望!

“你醒了?”

一個驚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隨後一張足以讓人瘋狂的絕美面容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個女人黑發如瀑,身材凹凸有致,窈窕曼妙,精致無比的臉頰,就像畫中走出的天仙。

張長安不由得一呆。

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到極致的女人!

看到他發呆,美女噗呲一笑,傾國傾城。

“你醒來了就好!”

“我剛好路過那裡,看見你暈倒在地!”

“於是我就幫你叫了救護車,把你送到了醫院來了!”

Advertising

張長安心中一陣暖流激蕩。

沒想到在海州,還能遇到了如此有善心的美女,毫不嫌棄自己一身乞丐模樣,把他送到醫院來。

他掙扎起身就要道謝。

“我叫秦夢瑤,不用謝我!”

美女彷佛看透他的心思一般,“你就在這裡安心養傷,醫藥費和住院費我都給你交了!”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張長安鼻頭一酸,眼睛一紅,險些流出了眼淚。

身處他鄉,沒想到如此關心他的卻是一個陌生人。

“這沒什麼,幫你只是舉手之勞!”

秦夢瑤嫣然一笑,“我看你好像從外地來的,不知來海州做什麼,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

說完,拿出一張燙金名片,上面還帶著絲絲香氣。

張長安接過名片,小心翼翼揣進懷裡。

也許人家幫自己只是單純的好心而已。

不過,這樣的善舉,在張長安看來,卻是天大的恩情。

他鄭重的說道:“你的恩情,我銘記在心,有朝一日,定將湧泉相報!”

“好了,我知道了,一看你就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不用說什麼報不報的了!”

秦夢瑤淺淺笑著。

聽到她這麼說,張長安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驚鴻一瞥之間,他不由得愣住了。

怎麼回事?

別的中醫還要望聞問切才能診斷病人症狀。

而他卻只看了一眼,就能看到了秦夢瑤的四肢百骸,奇經八脈,五髒六腑!

醫聖傳承,恐怖如斯啊!

這比X光還厲害!

“她的小腹下部竟然有一處經脈穴位,竟被淤血阻滯,而且還有一顆蠶豆大小的腫瘤!”

浩瀚的醫聖傳承此刻在張長安腦海中翻騰。

瞬間,一個醫學詞彙閃現眼前---子宮內膜癌。

這個病症可是女性三大惡性腫瘤之一。

此病若不能及時醫治,不僅不孕不育,長此以往,繼續惡化,搞不好整個子宮都要切除,重則危及生命。

“這麼嚴重的病情,她難道不知道嗎?”

張長安思索片刻,不管她是否知道,今天欠了人家這麼大個人情,不管怎樣,都得提醒一下!

他張長安不是一個知恩不報的人,沒有任何猶豫地問:

“秦小姐,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小腹鑽心疼痛,惡心嘔吐,月經不調,還便血?”

“什麼,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秦夢瑤吃驚不小,鳳眼圓睜,櫻桃小嘴微張,格外誘人。

“我不僅知道你有這些症狀,還知道你這個病叫子宮內膜癌,如果不及時治療,後果十分嚴重!”

“我就是來醫院治療來的,已經來了好幾趟,今天是來確定要不要動手術!”

一提到動手術,秦夢瑤臉上露出一絲恐懼。

醫生跟她檢查的時候,一根筷子大的管子深深插入體內窺視,對於未經人事的她,心裡是抗拒的,更別提動手術了!

“你不用去看醫生了,這個病,我能徹底根治!”張長安無比自信說道。

“你能治病?”

秦夢瑤一臉不置信。

這個暈倒在路邊,她好心送到醫院來的小乞丐,是不是腦子壞了,大白天盡說什麼胡話。

“其實,我家世代是中醫...”

原來是這樣!

秦夢瑤半信半疑。

這個人從暈倒到醒來,她一直在一旁跟著,半步未離,絕對不可能有機會偷看她的病歷。

既然他能把病狀說得和醫院醫生毫無差別,證明他所言不假,不妨讓他試試,或許真的能治好呢!

“那好吧!”秦夢瑤輕咬貝齒,微微點頭。

“秦小姐,得罪了!”